你爸爸

hhh

木姜子:

占tag抱歉,说一件很令人挺失望的事
大概是关于最近YOI推出了cafe限定的谷子,
人气高到脱销,但是在谷子售完后,店员完全不会告诉预约的顾客没有谷子了,只是照常点餐,等到问起来才说没了
虽然不知道应该算cafe的责任还是官方的责任,但是感觉似乎有点欺骗顾客的行为。
毕竟最近大部分都是冲着限定去预约场次的吧?

怎么说,圈钱倾向…?



新进度,据推上说保留小票以后可能会补卖,(注意是可能)这还不如网上预约??


如果传了错误的消息会向大家道歉的



不是黑,我依旧爱角色,但是官方已经喜欢不起来了,看看接下来他们打算怎么发展吧,声明目前为止还不会出坑




具体看图,我我从别的群里看到的,已经问了截图妹子能不能搬运

非洲土地上的动物

厉害

一只非洲羚羊:

献给圈里的你,请对号入座。



“她来了!她来了!来了!”值班的狐獴灵敏地窜上有着最佳视野的石块,还没来得及把尾巴放下就瞥见了象征着猎食者身份的鬃毛。“狮子来了!”他不停地尖叫着重复警报,从石块上跳下,慌乱地用爪子挨个拍过在地上晒肚皮的同伴们。
狐獴们顿时乱作一团,像得了传染病一样都边在嘴里喊着“她来了”边朝着洞穴窜去,却不直接进洞。趴在洞边上朝里喊几声“狮子来了”才完成仪式般将自己收进洞穴里。不多时,就只剩下几只值班的狐獴缩在几个朝向不一的洞口,嘴里依旧不停地叫着“她来了”。

“妈妈,他们为什么要不停地叫呢?”地穴里一只刚睁眼没多久的小狐獴跟着他的母亲蜷缩着发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浪费体力抖但照做就对了。
“他们在提醒同伴危险还在。”大概抖得有些累了,母狐獴停下来歇了口气。
“‘危险’是什么?——不能吃的虫子么?”他刚想跟着母亲停下抖动的动作,可母亲又抖了起来,他只好继续抖着。
“危险可和虫子不一样。以前,这草原上住着各种‘危险’。他们有的长着翅膀会飞还有锋利的爪子和喙,被抓到就会跟着消失在天空上;有的身上有些和我们一样的黑斑——只是他们有更多,跑起来比最快的狐獴还快,还没跑回家就会被抓住……哦当然,他们和狮子比起来都算不上是危险了。”她意识到自己可能误导了孩子,马上补充到,“可是见了得赶紧跑回来,别忘了叫起来。”

小狐獴还没睁眼前,就听过更老的狐獴说起狮子。他们也叫她九八——她有九八厘米高呢——虽然狐獴们不知道厘米是什么,只知道是人类使用的名词,想必是很厉害的。
九八来了之后,连人类都不再踏入这片草原了,想必她肯定是如老一辈说的那样,是个“危险”。
小狐獴顿时莫名觉得通报狮子来临的声音有种人类所说的“神圣感”了。


“你要记得啊,和羚羊打招呼不能大呼小叫啊,他们容易被吓到。”正在喝水的羚羊们机敏地听到了隐藏在草丛的洞穴里传来的声音。他们集体抬起了头,提起了右前蹄,准备好随时起跑。
“嘿。”从草丛里钻出一只母狐獴以及她的孩子,“羚羊们你们都在啊——哦,这难得的清洁水源。”
领头的羚羊看是造成不了威胁的狐獴,带头放下了蹄子,往前走了一步挡住狐獴的视线——这水源他们是想独占的。
羚羊觉着听狐獴说话费劲得很,他们说话很急声音又叫,听着烦得蹄子都着不了地。母狐獴还在叨着水源的话题,没有什么意义的内容——只剩下带头的盯着两只狐獴,其他的羚羊四散了开去。
说了一阵母狐獴也觉得没意思了似的,带着孩子往洞穴里走。耳朵灵敏的羚羊们也没有漏掉她压低声音那句,“羚羊们都是懦弱无趣的胆小鬼,跟他们随便打打交道就好了。”
羚羊们用鼻子哼了一下,谁也没打算赶上去和狐獴理论。

这是十分靠近九八狮子巢穴的地方。母狐獴探头探脑地观察了一番,才让小狐獴出来——也只能挨着穴口站着。虽说秃鹰是食腐动物,但小心为妙。
“他们可是离狮子最近的一群,从他们那里能得到不少情报,要客气点。”小狐獴在心里默念了下母亲叮嘱他的话,跟着母亲朝在树上打瞌睡的秃鹰打起招呼来。
秃鹰们对他们没有什么兴趣,唳的一声算是回应,半搭拉着眼睛俯视着两只獴类。
母狐獴极为自然地搭起了话,“就你们这样住得高,还擅长飞翔的鹰才能和九八为邻啊,草原上这其他动物见了她都得远远离着——说起来,狮子不该是群居动物么?九八可是独行……”
“她有三个孩子。”一只秃鹰插嘴到。
“三个孩子。”另一只重复道,还飞了下来在地上刨了一阵。母狐獴定神一看,地上画着三只动物。第一只长相类似野猪,但身材更为圆润且没有多少毛发;第二只貌似野兔,毛发却更为浓密和长;第三只一看就知是猎豹的亲戚,但毛发乱翘着。
“哎哟哟,我可从来没见过这种长相……而且和九八一点也不像啊。”她再看向秃鹰时,他们全都沉默着专心装睡起来。

同为鸟类,乌鸦可比秃鹰聒噪多了。
“他们也会说人类的词,不过只会一个。整天爱爱爱爱的。”“妈妈,爱是什么东西?虫子么?”母狐獴想了下,“既然人类是人类说的,那想必是好东西。”
现在在他们面前的这一树乌鸦确实在“爱爱爱”地叫个不听。小狐獴不假思索地把心里那个没法由母亲解答的问题问了出来,“爱是什么啊?”
“爱——!日本田园猪!”一个乌鸦答。
“爱——!俄罗斯长毛兔!”另一个接。
“爱——!俄罗斯炸毛猫!”另一个补上最后一个答案。
最后所有的乌鸦竟一起叫唤起来,“他们是九八狮子的孩子——爱爱爱爱爱爱……”往后便又是无穷无尽的“爱爱爱”声。

知道这个秘密后,母狐獴便将此作为谈资之一——她对河马说日本田园猪圆润可爱得像河马一样,却与青蛙嘲笑起那体态跑起来肯定得连滚带爬;和陆龟讨论俄罗斯长毛兔毛发的美丽,但和刺猬持有相同看法觉得那身毛发并不实用;和刺猬一起赞美俄罗斯炸毛猫新颖的发型,却奉承地对猎豹说道不及他的斑点美观——“你们见过他们么?”
卧在粗大树枝上的猎豹打了个哈欠,不带任何感情地问道,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小狐獴还在消化着母亲刚交代的——猎豹危险,可是吃饱的猎豹对他们没有那么危险,可以上前搭话——太高深了。听到猎豹的提问,他也回过神来,毫不犹豫地答道,“没有。”
“鬣狗见过——他们真是麻烦的家伙,成群的时候都敢来招惹我——秃鹰恐怕是知道得最清楚的,乌鸦可能也略知一二。”他说完,伸了个懒腰。“快走吧,我要午睡了——睡醒又要饿了。”

接近鬣狗可不是明智的选择。母狐獴带着小狐獴远远地看着,一群鬣狗鬼鬼祟祟地往九八的巢穴前进。
“没有比九八的孩子更美味的肉了。”一只落尾的瘦弱鬣狗回答了母狐獴的问题,“我得赶紧赶上去。九八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狐獴们也看见了被藏在草丛里的三个身影了——确实如同秃鹰所画的那样。奇怪的是,他们一点也不像非洲大草原上的生物,对危险的接近毫无知觉。
鬣狗们再也按捺不住,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张嘴就往上咬——
“跑!”母狐獴第一个发现了躲在暗处有着棕黄色鬃毛的身影,带着小狐獴跑到就近的穴口,舍不得似的站在那里看着远处的屠杀现场——
九八压根没离开,在鬣狗咬上她孩子的一刻,她便从暗处跳了出来。张嘴就往其中一只鬣狗的脖子上咬,当即那鬣狗便断了气。其余的鬣狗惊慌失措地四下逃了,连回头也不敢,只嗷嗷地叫着夹着尾巴逃命。
树上的秃鹰助兴一样欢叫起来,嘴里唱着叫着个不停——远一点的乌鸦听了,也“爱爱爱”地跟着叫了——羚羊们听到这边动静,也管不得独占水源,撒开蹄子集体跑了起来。

“噢噢……这真的是……”母狐獴看着九八把鬣狗的尸体撕开来吞咽下去,之后她不管地上的肉渣毛发,把草丛里她的其中一个孩子叼了出来——被鬣狗袭击的一个,没有流血,只是往外掉着跟天上的云一样形状的事物。她观察了会儿似乎做了个决定,两三下把她的孩子撕成了碎片。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草丛里。

“那是她以前在人类那里捡来的,才不是她生的。狮子怎么生得出那种玩意?”某只秃鹰说道。狐獴看了过去,秃鹰们都围在地上,分食那点肉渣。不知道是哪只说出的秘密。

“噢,这真的是……”母狐獴想不出词,她听了半天乌鸦还没听下的“爱爱爱”声,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孩子我们走吧——野猪或许有兴趣听听我们今天的见闻。”






就是搞事,所以tag全打了。

😳太太真的是。。。。

樱坂:

事情我没做过正面回应,因为不屑于说,但既然要说了,我就说:


第一,我从来没有强迫别人看我,也不介意被人看,因为本来也不犯法。


第二,我个人有我个人的意志,如果世界上所有互相交往的人都有一样的脑子,我建议你们把世界改写成复制黏贴版。


第三,我写的东西和我的兴趣爱好没有一个字对不起我cp,也没有一个字对不起我自己的良心。不信?不信你自己看呗。


要撕随便,我在哪儿写在哪儿萌怎么萌花了多少钱得到多少海景房都是我自己的事儿,爱咋咋。不用找我了,反正找不到。

只发图,要转载要截图随意,明天就删

听泉:

来挂某些人的。只发图,图有点多,也乱,还不是全部。看得懂就看,不想看的就过。想知道详情可以从第三页后半(773l)开始看: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3&keyword=%BB%AC&id=1048218&page=2以及后续: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3&boardpagemsg=1&id=1049252&page=0





































【维勇】Black Datura (1)

炒鸡好看啊!!!

kitabinn:

**双黑道首领paro,双向暗恋+炮友→恋人


   Summary:震惊,针锋相对的两大黑帮首领私底下竟然是……


*我真的好想写好想写好想写双boss的黑道啊——于是我就写了【】开坑不要命。我第一次写第一章就要上链接,冷漠.jpg


基本人设: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家族族长,俄罗斯黑手党 


                  勇利:跨国黑帮Utopia首领




第一章点我点我点我





帅气的勇利😍😍😍

Ryanoi:

改图

疾走王子ED

明天改维老师的233